如翼视点
如翼曾经做过哪些事情?如翼的发展怎样
「设计师不思考,平面设计的未来就是黑暗的」专访平面设计大师Lars Müller
发表时间:2018-08-07


瑞士平面设计大师 Lars Müller 于诚品信义的书展刚结束不久,许多人依旧记忆犹新。展览〈纸间现实:回应真实的设计〉裡 100 本作品全部排开,你看见的不只是平面设计的淋漓精髓,也看到创作最踏实也最直入人心的过程表现。这位做了近 40 年设计与出版工作,也曾担任过 AGI(国际平面设计联盟)主席的大师,从展览、设计思考、纸本书与人生哲学与经验,都侃侃而谈一番,你会发现设计的最高段并不只是「技法」,更重要的其实是「思考」。


Lars Müller 大概是资深一些的设计迷才比较熟知的名字,许多人知悉是因他曾任平面设计联盟(简称AGI)的主席,不过他本身从1983年经营了出版社「Lars Müller Publishers」至今快 40 年依旧持续中。如果你有造访甫于诚品信义举办的〈纸间的现实〉书展,展出的 100 本书都是亲自选出的心血结晶,别緻的不在于只追求外观刷眼与否,而是藉由这样的编排表现带给读者直入心坎裡的震撼感。





于上个月在诚品信义的书展,Lars Müller亲自选出100本过往的出版作品展示,也提供翻阅。让观者有亲身接触这些设计的机会。


书本的创造是种体会「真实存在」的过程


问他为何将展览取名「纸间的现实」?「数位是虚拟的,而类比则是非常真实的状态,展出这些书就是要强调它的真实,想去证明或呈现书这种实体的重要性。例如听一首贝多芬的交响曲要 70 分钟,数位方式可以使它变『碎片化』,因为你可以随时暂停、快转,如果你在音乐厅裡面听乐团演奏,是不能加速或暂停的,书本也是这样: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,就是在创作书的阅读。编辑书是个线性过程,从无到有地展现,它是一种类比的现实存在。」

他的答桉令人深思,重新去看待书本编辑与设计存在的意义。每一本 Lars Müller 经手设计的书,都会少不了「看牆」(也就是将所有编排后的页面依照顺序贴在牆上审视)的製作过程,「这就像孩子用黏土盖房子一样,快要成型的片刻才是最开心的,就像把内容贴牆,要开始构思细节的那瞬间一样。盖房子跟做书,都是类比的过程。」


他的「Say NO Culture.」


身为经营将近 40 年的出版商,Lars Müller 说自己为人知的特色就是一直在「拒绝别人」。


由于有设计师、编辑与出版人的三重身份,让他能做更多不同面向的尝试。但也因为是出版商,对于很多机会他有权利说不。「说不」不是真正该学习的点,而是如何去选择适合的东西,对不适合的东西「说不」。「我觉得『凡事Say Yes』的文化是资本主义下的产物,越多越好,于是就会一直答应。」Lars Müller 年轻时就明白自己希望能主导工作的内容,绝对要当自己的老闆,长时间以来 Lars Müller Publishers 的出版多在摄影、建筑与设计领域书籍居多,也跟他的兴趣有很大关係。作为独立出版人的好处是可以尝试很多有趣的机会,但也会适度说「No」,你会从中得到自主权,以及你自己的空间,「还有好的生活品质与真正知心的好友。」他说。


Steven Holl的水彩建筑草稿书《Written in Water》,外表是低调的质地,内在则是将草图经过精巧的编排,显得别緻。


关注社会议题的Lars Müller出版了这本《The Face of Human Rights》(人权的面貌),用非常中立的设计不带有任何设计元素在其中。而这也是一种设计的方式。



这本《Holocaust Memorial Berlin》谈的是位于柏林的浩劫纪念碑(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)的相关内容。本书以水泥作为书封素材,如同纪念碑的设计一般。外头包裹一层毛毯。缓缓揭开,裡头的内容是感伤也阴鬱的。


好的设计师,会思考也会观察


Lars Müller Publishers 有许多经典作品,从探讨经典字型 Helvetica 的套书,甚至到设计大师如 Jasper Morrison,建筑名家 Zaha Hadid、王澍、藤本壮介??也有很多关注艺术、探讨社会议题面向的重要书籍都在列。繁複扎实的内容却能用设计赋予每本书独一无二的灵魂,内容到设计达成平衡,又能融合唯一,可看出 Lars Müller 在这方面的着重。


这些书的设计之所以引人,设计师得要先做一个好的读者。「设计师如果阅读地不够,那他们与内容之间的连结必然会越来越少。」再者,他也认为好的设计师不该过于安逸,去依赖太多科技带来的便利,而太少思考。在一个数位化越见繁盛的时代,设计有着各种抓眼球的样态,但曾任 AGI 主席、见过许多优秀设计师的他,谈到平面设计的未来,他则认为如果只着重好看与倚赖技术而少了思考,前景将会令人堪虑。「现在科技发达,用软体和技术便能做到很多效果,而且更精准更有效率。但如果在平面设计着重于『视觉传达』,去思考要如何把这些内容传达给读者,以这个当成重心,这样平面设计的未来便会很辉煌。因为这样和『只是用技巧做出一个漂亮的视觉』是两种不同层次的。」

而「思考」的建议也并非侷限于设计工作者,Lars Müller 认为人人都能藉由思考与行动展现不同:认真关注社会议题,累积自身能力,去思考自己想要的理想生活为何,「你就能成为自己生活的编辑。」他説。


Lars Müller Publishers出版许多社会议题的书籍与摄影集,这也是Lars Müller本身极为关心的部分。


Lars Müller説自己最在意的就是一本书从内到外是否达到完美的平衡。内容与设计都该并具,并且切合这本书该有的样子。因此设计师是否阅读、思考,是非常重要的。


要相信纸本书的力量


也因为数位阅读更加盛行,对于纸本书在这个时代能否存留,也是读者很想询问 Lars Müller 的问题。「早些时候汽车诞生,大家渐渐会开始使用,但也没有因此放弃自行车或是其他交通工具。即便这几年是数位内容崛起的时代,但我认为人类会在某个时间点上找到平衡,就算数位阅读越来越盛行,我认为纸本阅读还是不会消失,因为那种感受才是真实的,而且有力量的。」


在访问与讲座中他不仅探讨设计思考,也给予不少正面鼓舞,引用一段来自于讲座结尾给予设计人的建言:「我们都不仅是一位设计师、出版人,更是一位社会公民。??追求真实而充实的人生,找到自己的身分,理解和观察各种系统及机制,学习事物原理,不管是自身的消化系统或是太阳系运作方式,都尽可能学习。主动而活跃地生活,参与社会论述以及决策,并且要相信纸本书的力量。」

从纸本书的阅读与设计观察进而思考,而思考,就是带来改变的开始。


——如翼分享,原文“包叔平”。